包头

凤凰城交房记:拿钥匙先补钱 多出面积均为公摊

2017年09月25日来源:国际金融报国内动态责任编辑:myd

要求补缴房款的两幢楼。

孙婉秋 摄

交房当天被告知,因为实测与预测面积存在误差,需补交差额费。查询后得知,相差部分为公摊面积,这也意味着当初性价比颇高的得房率在此刻跳了水……

交房?先补钱!

9月21日,雨中的上海由夏季过渡到秋季,然而这却丝毫没有影响王茗(化名)交房的心情。比《入户通知书》上的交房日期提前了4天,王茗一大早便迫不及待来到上海市闵行区凤凰城售楼中心办理交房手续。

位于闵行区景谷中路58弄的凤凰城是老闵行近两年来为数不多的新楼盘之一。老闵行是上海人口中约定俗成的一个专用名词,位于闵行区西南部,是闵行区的前身。因为工作、生活都在老闵行,去年房屋置换时,王茗权衡再三,依然选择将目光锁定在这块已经熟悉了的区域。

2016年下半年,凤凰城二期的加推楼盘陆续出来,作为外环外的楼盘,彼时均价一举突破5万大关的凤凰城一度被视为老闵行第一楼盘。即便是以品质著称的万科,其毗邻凤凰城的新楼盘——万科公园大道售价也不及凤凰城。

地铁线旁的地理优势加之82%的高得房率,让王茗最终咬咬牙,以近500万元的价格购得了一套凤凰城39栋一套93.77平方米的两室两厅。

站在售楼中心大堂的前台处,王茗从包里拿出《入户通知书》、《预售合同》、产权人身份证和购房发票,一一确认无误后,交给销售人员,麻烦其帮忙办理交房手续。

销售人员看了眼材料,顿了顿,叫来了不远处其称为领导的封姓管理人员。该名封姓经理告诉王茗,她所提交的资料并未齐全,还需补足相应钱款。

去年便交齐首付,贷款合同早已落实的王茗怎么也不明白还欠缺了什么款项,封经理提醒,是实测面积差额款。

王茗闻之恍然大悟,想起了小区业主群里正在组织的维权一事。

8月底,随着合同约定交房时间的临近,对于入住新房,王茗一家充满了期待。甚至还通过相熟的凤凰城一期业主介绍,几经审核,终于提前加入了小区业主群。本想向邻居们请教装修、子女入学等问题的王茗,进群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要不要加入集体维权?

原来39栋、40栋的业主在办理入住前都收到了一张房款结算清单,这份清单以实测面积和预测面积存在出入为由,让业主补缴相应的差额款。面积4-6平方米左右,金额15万-22万不等。

随后,王茗在9月18日接到销售人员电话通知,让其第二天前往售楼中心拿交房通知单。在领取了《入住通知书》和《业主入住须知》后,销售人员递给了王茗一张《房款结算清单》,该清单显示,王茗购得的房屋,预测面积93.77平方米,实测面积97.67平方米,多出了3.9平方米,超出部分占比4.2%,因此王茗仍有未付房款147239元。

不曾想到,正是这份清单成了今日王茗办理交房、拿钥匙的拦路虎。

当着封经理的面,王茗拿出了这份《房款结算清单》,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清单中的数字全部为手填,且没有落款,也没有加盖公章。

王茗就此公正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封经理回应,其所在的上海新聚仁物业咨询有限公司只是代理了凤凰城楼盘的销售,并不会经手这笔差额款。因此这笔款项是打给开发商的,到时开发商会开具相应发票。

那么封经理作为凤凰城楼盘销售方是否能全权代表开发商上海闵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呢?王茗请封经理出具相应委托书和工牌,以证实现有流程的合法性、合理性。封经理沉默片刻后,回应了一句:不补齐差额款,便不能办理交房手续。

《国际金融报》记者随后致电封经理所在的上海新聚仁物业咨询有限公司,其业务部工作人员承认公司代理销售凤凰城一事,但其表示不清楚项目具体情况,让记者与现场的销售人员进行沟通。

同一家公司的两次测绘报告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多出的面积究竟在何处?

封经理表示,测绘工作并非由其所在公司完成,因此不清楚具体情况。而其向记者出具的《房屋土地权属调查报告》也仅有测绘数据,并无测绘方法。

《国际金融报》记者向该份调查报告的出具方上海泓诚测绘服务有限公司求证,然而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多出面积均为公摊

与王茗有一样遭遇的业主不在少数,当日大堂中三三两两的业主提议要和开发商直接沟通,他们称购房至今约1年左右,尚未见过开发商。

一名去年全款购房的业主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销售人员对其表示,不补钱就不交房,过了9月30日,违约金由业主自己承担。

另一名业主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凤凰城一期交付时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金额相较此次并不算大,达数万元左右。其向记者出示合同和实际测算报告,先后两次测算中,套内面积并无变化,差距在公摊面积上。他困惑难解:既然套内面积测算如此精准,为何公摊面积前后差异如此之大?该名业主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粗略算了笔账,39栋、40栋共66户,以每户4、5平方米计算,公摊面积出入达300平方米左右,差额款达1000多万元。

听到其他业主反映差距部分为公摊面积后,王茗也对照查询了下,销售人员出具的这份《房屋土地权属调查报告书》显示,其所购房屋独用面积不变,为77.01平方米,公用面积由16.76平方米增加至20.66平方米,正是这一变化直接导致了建筑面积的增加,与此对应的楼盘得房率也由82%下降至78%。王茗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当初凤凰城的均价虽然高,但得房率高是其一大亮点,这么算下来的话,得房率骤降,当初的卖点也不复存在。

记者就此向开发商闵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求证,其相关负责人在询问了记者的门牌号后,表示后续会有售楼处的工作人员前来对接,其他则不作答。

某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售合同第五条显示,甲方同意当暂测面积与实际面积的误差超过+3%(包括3%),不向乙方收取超过部分的房价款。故此次误差超过3%的部分,开放商不能向业主收取。同时,鉴于误差部分均为公摊面积,这也直接导致了得房率的降低,因此开发商在销售时或存在某种意义上的虚假宣传。

相关阅读:

首套利率最高上浮20% 房贷不受银行“待见”

武汉:商品房预售不得全款优先选房和拒绝公积金

 

由于购房资格、银行信贷政策、税费成本等原因,房屋买卖双方有时会约定,一方以他人名义购买房屋,并将...[查看详情]

网购家装设计方案靠谱吗? 专家:用起来需谨慎
装修纠纷 业主高额索赔难获支持
亲属代持房产 纠纷如何维权?
住房容积率多少合适?
  • 意向区域
  • 价格